上海黄金交易所在两分钟内卖出5吨亚洲对冲基金,搅动金价

本月20日09: 30,在没有任何催化消息的情况下,国际现货黄金价格意外暴跌,一度暴跌5.5%,突破1100美元大关,触及1080美元/盎司的五年低点。

国际黄金价格暴跌后,市场参与者试图找出暴跌的原因,但当时市场有不同意见,甚至有人认为交易者有“自己的目标”。

然而,ANZ银行表示,金价下跌不是由操作失误造成的,而是由大规模抛售造成的。黄金下跌的特点是投机性抛售的疯狂涌入。

此外,据毫秒交易数据提供商Nanex称,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的所谓“融合机制”此前已经被激活两次,正是因为市场太重而无法卖出。

多重利润空导致了现货黄金价格的“闪电崩盘”,使黄金再次成为全球市场关注的焦点,尤其是亚洲的“闪电崩盘”现象,这确实打破了市场的眼镜。

对于习惯于“白天下跌,晚上下跌”的黄金交易者来说,亚洲黄金交易并不活跃,一度被视为可以忽略不计的时期。

但是在7月20日早上,这一切都变了。

金价像悬崖一样下跌,五分钟内暴跌66美元/盎司,突破1100美元大关,创下五年多来1080美元/盎司的新低。

可以说,在这次暴跌之后,作为贵金属交易员,他不敢轻易忽视亚洲时期的金价走势。

然而,市场对黄金暴跌原因的看法是分歧的。虽然主流分析认为原因是对美国加息预期的上升,导致黄金暴跌,但参与贵金属交易的交易员认为,暴跌是一些亚洲对冲基金的主要抛售,这也是贵金属价格下跌的主要原因。一些外国媒体甚至指出,上海黄金市场的空负责人卖出了33吨黄金,导致金价创下新低。

经过大量研究,记者了解到,在7月20日的亚洲交易时段,上海黄金交易所(SGE)卖出了大量黄金,总共卖出了33吨黄金。

对此,石源黄金银行分析师汪洋认为,如果上海黄金市场的抛售被触发,这也将是一次有效的尝试。中国黄金市场可能引发世界黄金价格波动的事实进一步证明了它的力量。

“事实上,这种下跌同时发生在东南非共同市场(COMEX)和上海黄金交易所(Shanghai Gold Exchanges),这两家交易所都有流动性较低的大额订单。这些大额订单在5000人手中进行交易,其特点是在数量和时间上进行投机性销售。

黄金交易所在2分钟内出售大约5吨黄金,通常每天交易25吨。

可以看出,全世界的投资者都在齐心协力。

银河期货首席宏观经济顾问傅鹏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此外,随着美联储加息时间的临近,更多资金将从黄金交易所交易基金中撤出。

尽管黄金交易所交易基金(gold ETF)在6月份美联储会议后进行了一些购买,但资本流入趋势已经转向180度,资本正在迅速撤出。

截至7月20日,黄金交易所交易基金(ETF-SPDRGoldTrust)持有约6.946吨或2232.7万盎司黄金,较前一交易日下跌1.79吨。

从黄金交易所交易基金的持有量中,我们可以看到它已经跌至近七年来的最低水平。

对此,石源黄金银行高级研究员肖磊认为,2012年之前,SPDR的地位相对被动。金价的上涨推高了SPDR的地位。然而,自2012年以来,SPDR的立场和立场削减一直是积极主动的。SPDR的持仓下降速度远快于金价的下跌速度,金价的下跌推动了金价的快速下跌。

目前,SPDR只有694吨未平仓头寸,比2013年的峰值下降了50%。

2009年,当SPDR的头寸约为700吨时,国际黄金价格仅为850美元。

如果SPDR继续大幅减持头寸,或者该基金清盘,国际金价可能会跌至至少900美元以下。

此外,汪洋认为,金价大幅下跌的部分原因是希腊和欧盟在谈判的最后一分钟达成了和解,这导致黄金失去了其作为避险资产的传统地位,从而进一步加剧了避险情绪空。

近日,央行宣布,截至2015年6月,中国黄金储备从1054.10吨增加到1658吨,增幅为57%。

这不如外国媒体猜测的那样好,即中国的官方储备在2000吨至3000吨之间,这引发了国际黄金投机者关注空,并在周一早盘下跌时将其加入空的行列。

等待最后一次下跌的美国上周公布的数据显示,6月份新屋开工激增,为2007年11月以来的第二高水平,年化月增长率为9.8%,至117.4万套,高于预期的111.1万套。

此外,美国6月和5月的生产者价格指数分别上升了0.4%和0.5%。

作为通胀的前瞻性指标之一,生产者价格指数(PPI)反弹可能明显提振未来美国通胀加速反弹的前景,从而使美联储今年的加息更加“畅通无阻”。

与此同时,7月16日,美联储主席耶伦(Yellen)在向参议院金融委员会作证时重申,美联储可能在一年内加息。

她表示,美联储可能会在未来的任何会议上加息,如果等待时间过长,这可能意味着未来“更快的加息”。

分析师认为,耶伦的讲话进一步引发了市场对强势美元的信心。

对此,中信期货分析师朱润宇认为,这是耶伦首次在公开市场上明确表示,美联储将选择在今年内加息。这也表明美联储对未来6个月的美国经济持一致乐观态度,并准备在今年内加息。

我们一直认为,在美联储加息之前,黄金将一直受到抑制,最终会下跌。所谓的下跌是牢不可破的,但下跌趋势空是有限的。自QE 2013年开始加息至今一直在讨论之中,市场已经完全适应了美国货币政策的收紧过程,因此低于黄金的1050美元/盎司得到了支撑,并不十分悲观。

尽管美元的升值和美联储加息的预期可以说对黄金市场产生了长期影响,但由于黄金的逆周期商品价值更强,当金融需求放缓时,整个真正的黄金市场都可能触底。

美元作为一种信用货币,其周期性早已为市场所熟悉和接受。即使美元继续走强,黄金承载的一些资产的价值也无法完全被替代。

对此,肖磊认为,黄金价格从1,154美元/盎司的低点升至1,300美元/盎司的最后一轮涨势始于2014年10月,当时美联储正式宣布退出6年量化宽松政策(当时市场预测,美联储退出量化宽松政策后,黄金将大幅下跌)。这表明,美联储加息对黄金的实际影响远低于预期,也不是绝对利润空。

现货黄金价格跌破1100美元/盎司的重要心理关口后,未来可能会测试1080美元/盎司。

FX168分析师徐亚新(Xu Yaxin)认为,黄金从2001年每盎司250美元的低点撤至2011年每盎司1920.50美元的高点的水平是斐波那契黄金撤收的50%。

尽管许多人都清楚黄金价格仍处于中期的熊市,但是随着美联储加息周期的临近,这一波跌势也极有可能成为“最后一跌”,只不过没人清楚真正的低点会出现在何处。尽管许多人意识到,随着美联储加息周期的临近,黄金价格仍处于中期熊市,但这种下跌也可能是“去年秋天”,尽管没有人知道真正的低点将出现在哪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