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70周年背后的五个严重问题

美国传统基金会国家安全与外交政策研究所副所长詹姆斯·杰伊·卡拉法(James Jay caraffa)周六(10月5日)在福克斯新闻上表示,尽管本周他尽了最大努力庆祝自己的70周年,但他无法掩饰自己的五个潜在问题。

10月1日,一个盛大的仪式在北京举行。

卡拉法诺说,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70周年最好的方式就是举行大规模阅兵和习近平主席的讲话。

当然,共产党有理由庆祝:他们控制一切,包括政府、军队和经济。

他们统治着世界一流的外交和经济力量以及不断崛起的军事力量。

但另一方面,党也面临一些日益严重的问题。

以下是五个无法隐藏的主要问题。

首先,中国香港问题亟待解决。过去四个月来,中国香港人民对更广泛的民主和自由的抗议仍在继续,没有停止的迹象。

卡拉法诺(Caraffa Nuo)认为,尽管香港的高房价给中国年轻一代带来了沉重负担,并使他们越来越不满意,但这并不是他们走上街头继续抗议的原因。

植根于抗议者心中的是他们深深的担忧:北京的高压政策将侵犯他们的政治和经济自由。

该政权继续破坏《基本法》的完整性,而《基本法》要求北京尊重中国香港人民的自由。

卡拉法诺说,中国香港每天的抗议活动提醒世界,中国(共产党)没有信守承诺。

这给最近受损的声誉带来了压力。

2019年10月5日,香港人在香港岛举行游行,抗议《掩蔽禁令法》。

(宋碧龙/新纪元)2。对维吾尔人的镇压该党已经将这个穆斯林少数民族社区的数百万人关押在严密监管的拘留营中。

卡拉法诺说,这种残酷的做法使他成为世界上压迫宗教自由和其他人权的主要政权之一。

卡拉法诺说,这种行为进一步玷污了他的形象。

在最近的联合国大会上,美国总统特朗普主持了一次关于宗教迫害的特别会议,谴责宗教迫害者,并呼吁宗教迫害者释放良心犯。废除限制宗教和信仰自由的法律;保护弱势群体、手无寸铁者和受压迫者。

今年7月,22个国家向联合国提交了一封联名信,要求尊重人权和基本自由,包括宗教和信仰自由。

卡拉法诺(Caraffa Nuo)表示,许多人已经清楚地认识到,中国共产党一直在系统地将自己的人民纳入联合国组织,其明确目的是利用这些组织来推行优惠政策。

卡拉法·诺(Caraffa Nuo)引用美国遗产基金会同事、联合国行动专家布雷特·查弗(BrettSchaefer)的话说,联合国事务的成果正在转移到对中国(共产党)有利的优先事项和意识形态上。

这种不好的做法正在引起全世界的关注,并使人们失去朋友。

3.世界已经开始认识到一带一路倡议的真正性质。近年来,中国大力推广其在一带一路的基础设施项目,以此作为对世界的礼物,声称帮助其他国家分享中国的繁荣。

但是卡拉法诺说这种修辞简直是胡说八道。

一带一路越来越像经济帝国主义。

根据去年进行的一系列研究,亚洲、非洲、欧洲和三大洲至少有13个国家背负沉重的外债,这可能导致危机。

在一带一路统治下,向斯里兰卡提供贷款发展汉班托塔港。

斯里兰卡无力偿还债务,于2017年12月正式移交了战略港口和港口周围15,000英亩土地,租期为99年。

此举在该国引发了许多谴责和抗议。抗议者称国家主权遭到侵犯。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谴责一带一路项目是一个债务陷阱。

它利用发展中国家无力偿还债务的优势,借此机会控制了该国的政治和战略资源。

卡拉法诺说,越来越多的国家对一带一路保持警惕,并阻止相关投资。

其他国家也在寻求通过增加在美国、欧洲和日本的投资来平衡它们在这些国家的投资。

卡拉法诺指出,不仅一带一路引起了全球对中国(共产党)经济活动的怀疑,而且中国电信巨头华为等公司也越来越被西方国家视为工具,而不仅仅是销售廉价商品的公司。

卡拉法诺认为,中国共产党只能为损害中国经济活动的声誉而自责。

他们所做的不是引入自由市场体系的替代方案,而是展示如何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骗子,以及如何通过窃取知识产权、腐败、不公平的贸易做法和非关税壁垒不正当地利用市场。

第四,美国传统基金会的经济分析师里莱·沃尔特斯(RileyWalters)总结了国民经济。

结果显示,中国的经济增长一直在放缓。

尽管中国经历了20年的贸易和投资增长,但中国的经济发展在达到高收入水平之前将进入停滞期。

随着人口老龄化、巨额债务和经济联盟的减少,中国经济迫切需要改革。

换句话说,共产党曾经依赖的盗窃和欺诈的经济政策已经过时。

他们将不再能够通过偷窃、欺骗和恃强凌弱来建设世界一流的经济。

这意味着中国在不久的将来将不得不做出一些艰难的选择。

沃尔特斯认为,如果想保持经济增长,最终就必须采取自由市场改革和公平贸易,而这些正是这个党一直在积极压制的。沃尔特斯认为,如果要保持经济增长,自由市场改革和公平贸易最终必须被采纳,而这是该党一直积极压制的。

五、是否继续以现行模式执政卡拉法诺表示,如果党在未来70年继续以现行模式统治中国,那将会以头痛收场。

可悲的现实是,他们的朋友会越来越少,他们的财政资源会越来越少,他们的权利也会越来越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