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官:北京和香港政府“共同治理”中国香港

中国将香港、中国和澳门列为特别行政区。然而,基本法委员会主任李飞在中国香港发表演说时,并没有提及中国香港的特色。相反,他强调了中央政府的权力及其与中国香港的上下关系。他指出,中央人民政府和地方政府机关除了享有充分的行政权力外,还共同管理中国香港,有些事务需要由中央政府直接管理。

现任评论员刘瑞绍认为,这一说法与习近平主席一致,只是侵蚀中国高度自治的香港的表面表现。这不利于沟通,只会令香港人反弹。

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副主任李飞今日(十六日)上午出席香港回归二十周年的研讨会,讨论中国香港根据中国宪法和基本法所扮演的角色。

有关安排让人们觉得,李克强是来宣布北京在香港的政策的,包括在会场外举行亲地方政治团体的示威,如谢敏联和中国香港,要求在中国香港实施普选。

此外,一个政治团体“人民力量”甚至在学校外面分发红布,李飞的演讲在清晨现场直播,呼吁学生在现场直播时遮住眼睛以示抗议。

李飞的讲话进一步加强了中心作用。

他指出,中国香港是中国的一个地方行政区,直接隶属于中央人民政府。中央政府对中国香港实行自上而下的宪政。它对中国香港享有完全的管治,但它对自己的事务授予比其他省、市和自治区更多的管理权。

李飞阐释港人治港时指出,中国香港享有高度自治权,但中央不是撒手不管,中央政府将会与本地政权机关一道共同对中国香港管治,有些重要事务,要中央直接管理,更多的本地事务,会由中央授予中国香港管理。李飞在解释港人治港时指出,中国香港享有高度自治,但中央政府不会坐视不管。中央政府将与地方政府机构共同治理中国香港。一些重要事务需要中央政府直接管理,而更多的地方事务将委托中国香港由中央政府管理。

他重申,高度自治不包括所谓的自决权和独立权。

他补充说,一些人试图诉诸分离主义是荒谬的、非法的,绝对不能容忍的,无论他们使用什么旗帜,伪装什么理论或口号。必须毫不犹豫地抵制它们。

呼吁各界正确引导青年。

刘瑞绍在接受本报采访时指出,李飞的核心信息是,我,中央政府,拥有中国香港的地方政府。如果我不能实现我的意图,我将参加。

至于联合治理是否比以往北京官员的说法更强大,是否侵蚀了中国的高度自治香港,他认为本质上与习近平主席的公司治理权力相似,但加强治理权力的收紧显然是Xi上台后的表面表现。

他认为李飞来港的安排显然是错误的,只谈官方的正确性,而不是错误。这是一种公务员宣读皇帝的意愿。这是单向的而不是双向的交流。这与乔晓阳2004年来香港时与民主党人的沟通大不相同。这肯定会令香港人拒绝接受,形成反弹。效果适得其反。

他从历史发展中预测,香港人将会经历一个漫长的黑暗时期,但当悬崖倒塌时,肯定会有光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