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七派游戏代理公司的魏毛侃侃10个月的差距造成了什么蝴蝶效应?

作为企业家,一个人不应该害怕带着最坏的恶意去推测世界,而应该试着去理解那些最善良的人。

然而,我们也必须正确理解资本,资本既不是好的,也不是可恨的。这只是为了利润。

它只是一个工具。它由复杂的人控制。

在这个复杂的世界里,像毛泽东侃侃这样坦率而纯粹的企业家很难逃脱惩罚。

蝴蝶效应(蝶形Effect):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一只蝴蝶,偶尔拍动翅膀,可能会在两周内在美国德克萨斯州引发龙卷风。

形成机制是蝴蝶翅膀的运动引起其周围空空气系统的变化,并导致弱气流的产生,这反过来又引起其周围空空气或其他系统的相应变化,从而导致连锁反应和不可预测的结果。

2017年3月28日,万家文化正式宣布赵薇的龙威传媒未能重组万家文化。

没人能想象赵薇和赵薇资本运营的失败引发了一个80后明星的蝴蝶效应,他在10个月后自杀了。

2018年1月23日,毛·侃侃给世界留下了最后一句话:我无怨无悔地爱你,尊重故事的结局。

他自杀了,第二天死在家里,留下一声无声的叹息。

蝴蝶效应的科学解释是,系统中的一个小变化可能引发连锁效应,导致不可预测的结果。

最初的计划是,在赵薇的龙威传媒投资30.6亿元控制1万种文化后,它将把重点放在文化娱乐产业上,而毛侃侃的子公司1万场电子竞赛将得到更多的资源支持。

毕竟,电子竞技是一个时尚的行业出口,符合资本玩家的布局要求。更容易吸引资本市场的注意力,并带来更多的想象力空。

由于赵薇和黄有龙龙威媒体采用了51次高杠杆融资,此次资本收购备受争议,最终搁浅。

我只是没想到10个月后,它给我们结束了毛·侃侃的生命。

蝴蝶效应的混乱过程如下:赵薇(龙威传媒)未能收购万家文化;股票价格下跌;原大股东急于出售襄垣集团接管市场的主要业务;战略调整是卖掉万家电器的竞争对手;多方谈判失败;万佳电气竞争暂停其资本链;毛泽东·侃侃自杀了。

正如仙女夏紫在《大话西游》中所说,我猜到了开始,但我猜不到结束。

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剌斯说过,一个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

他的学生克拉底鲁简单地说,一个人不能一次踏入同一条河。

对毛·侃侃来说,他两个最重要故事的开头就像走进同一条河。

毛·侃侃1983年出生于北京的军营,6岁时从父亲那里得到了一个进口苹果,并很快成为一名计算机专家。

12岁时,他开始玩各种软件的安装和移除。15岁时,他成为瀛海卫空最年轻的论坛版主,也是中国第一批网虫。

那时,出生于1971年的马·花藤也是一个网虫。他成为慧多深圳站的站长。同年的丁磊也是主持人。他经常用纸杯蛋糕和他最好的两张身份证上网。他想让每个人冷静下来,不要制造麻烦。

对毛泽东侃侃来说,他现在仍是一名初中生,他的年龄太小,不能在正确的时间出生。他是个小屁孩。他与即将到来的第一代互联网初创潮无关,必须继续上学。

进入高中后,毛侃侃对学科极其偏爱,沉迷于网络。结果,他在高中一年级连续两次地理考试不及格,并失去了大学考试的资格。

后来他高中辍学,投身社会。

然而,在他家人的建议下,他在两个月内获得了微软认证专家、MCSE和微软认证数据库管理员三项认证。只有两个亚洲人在18岁时获得了三项认证。

他在计算机方面的天赋和能力是毋庸置疑的。

然而,毛泽东侃侃在这个年龄是叛逆,冲动,坦率,年轻和不妥协,并经常与世界发生冲突。

他在社会上最初的几份工作以失败告终。他一个接一个换了工作,六年内换了六份工作。

直到2004年,当他第一次踏入一条河流,他投身于一家强大的国有企业。

21岁时,他受到国有企业执行副总裁的赏识,并与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全资子公司中国时代王源科技有限公司合作成立了中国第一家现实游戏公司majoy。

据媒体报道,整个项目将耗资3亿元。他将凭借自己的创造力和技术获得该项目20%的股份。他还将担任首席执行官和首席建筑师,价值6000万元人民币。

2006年5月,随着马霍伊项目的开展,毛侃侃作为80后的代表,成为中央电视台经济频道对话的嘉宾。

几乎同时,他、李翔、戴志康和高燕成为1980年后《中国企业家》杂志的封面人物。然后,伴随着各种主流媒体的采访和报道,他们成为了北京信息产业的英雄和新一代企业家。

2010年,由于前国有企业负责人的退休和新负责人的任命,马霍伊项目被置于曾经皇帝和曾经朝臣的位置。

除了与国有管理体制的冲突和摩擦,他终于在董事会上站了起来:我辞职了,你可以自己玩,你可以自己做。

离开他创办的马约伊后,毛泽东·侃侃写了两本书,一本是《像爱一样去工作》,另一本是《在向西方天堂学习的路上》。

然后,它在创建移动医疗应用和实时交通应用这两个领域经历了起伏,但这两个领域都没有结束。

经历了一些起伏之后,毛侃侃于2013年加入了GTV,从而步入了电子竞技圈。

2015年下半年与资本球员孔德永的相识成为他人生的又一个转折点。

孔德永是当时万家文化的实际控制人和董事长。

两人一拍即合。

这时,毛侃侃第二次踏入同一条河,并致力于一家不想打架的上市公司。

他的经历和过程与他的第一个成名项目相似。他们都一见钟情于对方的最高领导人,然后互相合作。

不同的是,当他第一次与国有企业合作时,他别无选择。

事实上,他在这个项目中有很多选择空,许多公司都表示愿意合作。

2015年9月,毛侃侃与孔德永控股的万佳文化(600576,现更名为祥源文化)成立合资企业万佳电气竞争,注册资本1000万元,万佳文化投资46% 460万元,毛侃侃34% 340万元,毛侃侃任首席执行官。

最重要的是,毛侃侃再次没有抓住这家初创公司的领导权,而是选择了成为小股东,交出公司控制权。

这为未来的结果奠定了基础。

外人永远不会知道时任万家文化董事长的孔德永是怎么想的。

他是在觊觎电子体育产业的主题和概念,以促进对成千上万种文化的股价的投机,从而在未来获得一个好的价格,还是他对电子体育产业真正乐观,并认真地将其视为一项长期投资?没人知道。

显然,毛·侃侃对孔德永印象很好。他认为孔德永低调、英俊、不太合群、很注重家庭、不太喜欢江湖。

这也是他拒绝其他投资者,选择与万家文化合作的最重要原因。

温州商人孔德永控制的万家文化,在侃侃茂县投资万家电器大赛一年零三个月后,于2016年12月参与了卫龙媒体与赵薇的合并。股票价格开始利用风向。

然而,人不如天堂。在国家媒体和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的关注下,合并最终走到了死胡同。

包括赵薇和他妻子的收购企图,孔德永万家文化在10年内卖出了5次贝壳,但都以失败告终。

透过这家上市公司的公告,我们可以看到,它不是在重组,就是它的主营业务每年都在不断变化,在重组的道路上前进,就像魔术师手中的扑克牌一样。

2017年8月,孔德永最终以16.74亿元的价格将万家文化出售给新股东翔远控股集团,几乎将原本打算出售给赵薇的30.6亿元的价格减半。

自始至终,毛侃侃没有抱怨孔德永。他一再说,老孔(孔德永)真的是一个好人,他没有答应我他没有这样做。

在他看来,孔德永是一个能割断自己喉咙的人。

他还认为,即使孔德永以万家文化为外壳来运营,也希望一旦公司运营良好,就将其出售。

毛侃侃一直相信他的直觉和判断,相信世界的美好。

后来,新的大股东认为万佳电气竞争不符合公司的发展战略,不会出资参与新一轮融资。他们不愿意在万佳电器盈利后回购该公司,但希望尽快出售自己的股份。

此时,毛侃侃作为小股东,早已在公司的发展战略中失去了发言权。

就像一个失去方向舵的船长,他只能看着他心爱的船沿着洋流漂流,而不能这样做。

毛侃侃抵押了他的汽车财产,并向朋友借钱维持公司的运营,但仍然无法挽回损失。

最终,万佳电器大赛的60名员工选择了上法庭。该公司的资本链完全断裂,被迫关闭。

在局外人无法感受到的压力和悲伤中,毛侃侃选择了一条不归之路。

事后,他的好哥哥李翔感到非常难过。在他的开创性工作中,毛·侃侃承担了所有属于他的责任,而完全不属于他。

毛·侃侃一生中最重要的两个故事的开头非常相似,就好像走进了同一条河。

但是故事的悲惨结局告诉我们,它不是同一条河。

4.一些网民评论毛泽东侃侃,说他一直用乐观和戏谑的态度来对抗内心的不甘和比较(相对于李湘和戴志康的成功)。

我不完全同意这个评价。

作为一个真正的北京人,这种态度可能是真正性格的一部分。

至少,在毛泽东侃侃写的《像爱一样去工作》一书中,这种戏谑而固执的北京风格是非常明显的。

然而,必须承认毛侃侃不是一个普通的企业家。他曾经是一位年轻而著名的企业家。他上了中央电视台,成了偶像,并在北京出名。

像普通企业家一样轻装上阵几乎是不可能的。

所有的标签都只是华而不实。这些过去虚幻的名声和财富很容易变成枷锁。

他很久以前就患有抑郁症,甚至不得不依靠安眠药来入睡。

他以戏谑的姿态行走江湖,面对自己的生意和工作,把善良作为自己心中的第一信条。

他嘲笑采访他的记者,说他注定要失败,并给了自己毛小建的微信账号。

他用坏运气和坏运气来解释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他宽容地原谅了发生在他身上的一切,但选择独自承担所有的压力和责任。

在生活中,毛侃侃打扮得像嘻哈,纹身,喜欢泡在酒吧里,天性慷慨乐观,交朋友,关爱他人。这似乎符合北方人鲜明而广泛的个性。

但这一切可能只是表象,不一定是他的真实心态。

每个人的性格同时有两面。

他的直率、毫不掩饰的真实表情和年轻的精神对一些人来说很有吸引力,但也容易引起与投资者、客户和其他各方的摩擦。他是一个好兄弟、好老板和好朋友,但他可能不是一个好经理。

在接受博客世界杂志采访时,他自己承认我的个性不适合创业。

我不是一个能管理的人。

在他内心深处,他是否曾经叹息过,与不公正的命运相比,也成了一个永恒的谜。

现在回头看看当时其他四位80后创业明星的现状,从另一个角度考虑,我们可能会想出一些线索。

李湘,作为毛泽东侃侃的好朋友,无疑是四个人中最有成就的。

即使你摘下80后的标签,把它放入商业圈和投资圈,你也可以被视为最成功的人之一。

有趣的是,李湘和他的妻子在毛泽东侃侃组织的晚会上相遇。

李翔,生于1981年,高中辍学,从石家庄来到北京追求梦想。

先是创立了泡泡网,之后被收购,然后创立了汽车主页网站,在美国成功上市。

现在它已经进入电动汽车领域,创立了汽车和家庭,并筹集了27.55亿元。

2017年5月,李想分享他在斯诺鲍的投资经验,透露他从微博和岐狐股票中赚了5000万美元。

此外,他还投资了李斌创立的威来汽车。电动超级赛车EP9号称是世界上最快的电动汽车,造价120万美元。

世界上只有6台大规模生产。车主是威来汽车的投资者,包括创始人李斌、刘董强、雷军、马花藤、章雷和李翔。

李翔不仅是一个好职业,一个成功的股票市场,而且是一个和谐的家庭。他是生活中真正的赢家。

戴志康,1981年出生于黑龙江省大庆市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2004年,他创立了康盛创祥公司,即迪斯克兹公司。它是覆盖最广的社区软件平台之一。经过陈星风险投资、红杉资本和谷歌的几轮融资,他仍持有约50%的股份。

2010年8月,康生创祥被腾讯以约6000万美元的现金和股权收购。

目前,戴志康是天使投资者。

高燕,1981年出生于湖南省,毕业于清华大学新闻系。当他和他的同学邓迪共同创建视频网站“我自己”时,他变得很出名。

高燕以良好的人际交往能力和高情商而闻名,这在业内颇有争议。

有些人评论说,他擅长做人,而不是做事。他喜欢演讲和自我包装。他最关心的是提高自己的知名度和形象。因此,他与著名投资者邓峰和朱民分手。

甚至说他的出生时间有疑问。《青年文摘》2001年的一篇文章质疑他真正的出生应该是1978年,而不是80后。

高燕目前从事投资行业,是丰云资本的创始合伙人。

据新闻报道,丰云资本投资青浦旅游、瓜子二手车等60多个项目,涵盖O2O、消费者升级电子商务、汽车联网、住宅联网、互联网金融、文化媒体等领域。

在这个许多人创业的时代,在各种资本中创业似乎变得越来越容易。

对于企业家来说,正确处理与资本的关系,选择合适的投资者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企业家的股权配置过程必须提前很好地了解。

企业家团队出售股份的比例应该合理。就融资回合而言,有种子回合、天使回合、甲回合、乙回合和后续回合。考虑到后续几轮的稀释,天使投资一般不超过20%,一般为10%-15%。

因此,在初始融资时,企业家在转让股票时应该仔细考虑。

对毛侃侃来说,当万家电器大赛成立时,他作为创始人的份额只有34%,他也贡献了与万家文化相同的份额。

无论从估值还是股权比例安排的角度来看,他都立即将自己置于极其不利的地位,完全失去了对公司的主导地位。

仔细权衡和选择投资者是一个资本猖獗、高质量项目稀缺的时代。各种体育、风险投资和投资机构遍地开花,创业和投资热情高涨。

对于像毛泽东侃侃这样的资深企业家来说,获得风险资本并不难,但值得仔细选择谁能获得这笔钱。

通过新的融资方式改善所有制结构,优先与有经验的投资者合作进行早期启动项目,而对于后期项目,大型投资机构的优势更加明显。

在初创公司中,可能会出现多种股权结构不合理的情况。在初创企业中,可能存在各种不合理的股权结构。

例如,股权结构特别平均,几个合伙人平均持有全部股份,或者创始人拥有独家股份,而联合企业家只有很少或没有股份。

因为在初创时期,很难量化每个合伙人的出资比例,而且由于良好的关系,很难在早期阶段就做出合理的股权结构。

如果初创公司的股权结构严重失衡,足以为后续发展埋下隐患,即使公司的产品和发展方向良好,有经验的投资者也会认真考虑是否值得投资。

在这种情况下,创始人可以利用投资者的帮助来确定相对合理的股权结构,并修正以前的股权结构和比例。

创业团队流动中的股权再分配创业项目的成长阶段总会有一些流动。如果发现老团队成员已经跟不上公司的发展,需要引进更好的职业经理人或合伙人,淘汰老合伙人。

此时,企业家将面临两个问题,一个是让老合伙人退出的成本,另一个是新合伙人的股权分配。

对于需要被淘汰的合伙人,创始人和投资者将根据股份数量和到期日以一定价格回购股份。

因为每个阶段都承受着不同的压力和风险,天使阶段的加入不同于a轮后的加入,b轮后的加入甚至不同。

通常,新合伙人的加入将根据他的加入阶段和贡献能力来决定,最好通过建立期权池来奖励他。

投资者拿出真正的金银,而企业家全心全意投入。

两者之间的关系,像朋友,像情人,像夫妻,像婆婆和媳妇,也像船长和船员。简而言之,他们有一种微妙的关系,既是老师,又是朋友和敌人。他们互相合作,互相反对,追求双赢,玩游戏。

创作圈从不缺少故事。

双方携起手来,互相欣赏,谱写了敲响股市警钟的神话。从公众的角度来看,也有互相对立、互相诽谤的诅咒。

哪里有人,哪里就有河流和湖泊,哪里就有河流和湖泊,哪里就有无尽的传说和无数的委屈。

作为企业家,一个人不应该害怕带着最坏的恶意去推测世界,而应该试着去理解那些最善良的人。

然而,我们也必须正确理解资本,资本既不是好的,也不是可恨的。这只是为了利润。

它只是一个工具。它由复杂的人控制。

在这个复杂的世界里,像毛泽东侃侃这样坦率而纯粹的企业家很难逃脱惩罚。

许多新一代的年轻人,带着推翻世界的冲动和勇气,带着感情、梦想和成为下一个马云的愿望,像潮水一样涌上创业的舞台。

然而,必须理解,这是一个具有很大风险和失败概率的选择。

无数期待成为下一个马云的年轻人,你准备好了吗?创业就像生活。它的结果不在于金钱和财富,而事实上它只是一个寻找自己界限的过程。

发表评论